97超级碰碰碰久久久久 97超人人澡高清碰碰 97人人超人人超碰超国产


碧玉江山录 1-2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xox117.com

第一
“我TM”
“我TM不会是穿越了吧?”
如果我没记错,一分锺之前我还在女友闺蜜的床上做运动。怎麽一眨眼间,就感觉眼前一片黑暗,然后跌坐在这阴暗的山洞裏。脑海中最后的一幕,是女友提着刀。。。。
艰难的扶起自己,先是低头瞧了瞧身上,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,顺滑无比,绣着雅緻竹叶花纹的紫色滚边。宽大的袖袍缓缓摆动,一条浅蓝的腰带束住自己,典型的古代装扮。看着精緻模样,许是个富家公子。
感觉稍微恢複了一些力气,我眯着眼睛,顺着暗淡的光线开始打量着周围。
没错,的确是个山洞,周围长满了绿青苔、野篙和茅草,几丈多高的洞顶上,一大片绿茵茵的青藤直垂下来,掩盖住一个不大的洞口。阳光透过蔓草射在草地上,又返照到洞中,使洞中蒙蒙的水气呈现出淡淡的青色,幽静缥缈仿佛青霞绕室。
应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从那洞中跌落下来,摔死了,结果让我捡了个便宜。回忆在蓝星上看过的穿越小说,我心裏猜想。

“管他呢”我喃喃说着。
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出去。
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腿脚,或许是因爲穿越的缘故,理应严重受伤的身体却无大碍。只是脑袋疼的厉害,一些记忆的碎片仿佛刀子一样一道道划过,我感觉这具身体的记忆在慢慢与我本身融合。
我擡头看了看洞口。这高度。。。。
“艹”忍不住爆了句粗口。看来是没希望了。
只能向前走,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。

眯着眼睛小心的向前走着 一个转角,眼前突然豁然开朗。
光线从蜂窝煤一样的洞顶投下,充满整儿洞室,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点缀在阳光下,反射这淡淡的金光。。。。

“十几年了吧,居然老夫还能见到个活人”

“我擦,鬼呀”

突兀的声音在洞中回想,我吓得差点跳起来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光线覆盖不住的角落裏,一个苍老的佝偻身影盘坐着。

“呵呵,莫怕莫怕,你一年轻小伙子,怕什麽鬼”

“额,这位。。。。老先生,”尽管融合了前身的记忆,古代的语调和说话方式我还不是太习惯。

“这位老先生,小生不幸跌落洞中,实在是打扰了。”

“无妨无妨,老夫我靠着辟谷和洞中泉水,困在这裏苟延残喘了十几年,如今总算可以开荤吃肉了,嘿嘿嘿嘿。”那老人用阴邪的眼神瞟了我一眼。

“什麽!靠泉水活了十几年!”

我心裏一惊,难道我穿越到了一个仙侠世界?
在仔细想想,突然回过味来。

“呃,老前辈,小生这皮糙肉厚的,您老高人一等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哈哈哈,”这老家伙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“你这小公子好是胆小,老夫早就过了爱吃人肉的年纪了。”

我越听越不是味,感情眼前还是个曾经爱吃人肉大魔头。

“怕什麽,”那老魔头一脸鄙夷的看着我。“看看老夫的脚吧!”

我顺着他的话小心打量了一眼。

“嘶。。。”

这老魔头下半身的样子把我恶心的不轻。他的双腿已然萎缩,只留一坨烂肉摊在地上。混夹着腐烂的衣物。

“这。。。老前辈你。。。。”

“哼!”这老魔头的脸扭曲起来。一股恨意爬满他那满是是沟壑的脸。

“罢了罢了,”老魔头神色又莫名其妙突然缓和下来。泛起慈祥的笑容。“这位公子姓甚名谁呀。”

变脸变的真快,这老家伙不会是疯了吧。我悄悄的向后挪了一点。脑袋中捡起一块前身的记忆,口裏答应着。“小子吕步愁,字。。。”

“哦,你姓吕!”眼前的老魔头突然泛滥起欢快到极度的笑容,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我。“哎呦,还真是有点像啊,嘿嘿。”

“呃,老前辈我。。。”

他一挥手,打断了我。“想不想出去呀?这洞裏就只有水,没武功地底子的人可待不久。”

“想!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“好!那你就来拜师吧。”

啊??我一时跟不上这老人的脑回路,拜师?

“怎的?不愿意?老夫一身武功独步天下,要不是先受仇人围攻,伤了腿,又困在这洞中十几年,怎会如此落寞!”

“愿意愿意,小子愿意。”先不管是不是吹牛,我先稳住他再说。

“哈哈哈哈,愿意就好,不过先说好,老夫这盖世武学虽然强盖天下,无人匹敌,极短时间内就能培养出绝世高手,但是,还是有一些小小的隐患的。”老魔头摸着下巴的灰白胡须,缓缓说道。

隐患?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!经受住二十一世纪网络骗局的我对此不屑一顾。

“是不是担忧老夫在骗你?”这老魔头仿佛看穿了我心中所想,歎了口气,“人心不古啊,看看老夫现在的样子,还有何必要骗你?”

“小子孟浪了,”我心中一转,觉得这老家伙说的也对,“只是老前辈,这隐患。。。能否提前告知小子。”

“嘿嘿,老夫就欣赏小子你这谨慎的模样,告诉你又何妨?”这老家伙一脸诚恳,“倒也说不上是什麽隐患,只是若学了老夫这碧玉九劫劲,怕是要做一些牺牲,放心,小小的牺牲。。。。”

“什麽牺牲。”

“别急别急,”老魔头顿了顿,“这门武功,集百家之所长,又专注于激发人体之潜力,独辟蹊径,于浩瀚武学中创出一条与衆不同之路。”说完,他一脸自豪的看着我。

“什麽与衆不同之路?”

“乃‘刺激’也”

“刺激?”

这老魔头突然诡异一笑,搞的我心裏莫名发毛。“正是刺激,老夫举一例吧,嘿嘿,若是看到你最最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,这刺激,大不大呢?”

我擦,难道这个刺激就是所谓的小小的牺牲?老子可没有绿帽癖啊!我心裏一惊,但是顺着老魔头的话一想,好像又有那麽一点。。。我心裏一阵扭捏,感觉下体一热。

“你先考虑考虑要不要拜我爲师吧,不过说好,若是没有武功在身,没有轻功你可出不去呀”

这。。。我才想起来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出去 否则,我可没这本事不吃只喝还能活十几年!我抱着手,仔细考虑起来

“想好了没呀?”老魔头慵懒的声音突兀的想起,“你拜还是不拜呢?”

几天后。
我收起运转在经脉中的真气,缓缓站起,眼神複杂的看着眼前的老人。
几天前的老人若还算的上是有精神,眼下却只能以风烛残年来形容。头发与胡须已经变得雪白无比,苍老的沟壑爬满了脸庞,眼神黯淡无比,仿佛已经是个死人。

仔细考虑后,我最终还是拜了这老魔头爲师。

“呵呵,老夫这仅剩的几年功力已经全传给你了,若是你能早来几年,老夫身体更好,兴许还能再进一步,唉。。。”

“师父,徒弟我。。。”我心知传功过程极其痛苦艰难,且对师父的身体伤害极大,“师父你,务必保重身体爲先啊。”

“没事,老夫我没几天日子了,若是能让你这年轻人脱困,也算是还了前半辈子的债吧 咳咳。。”还没说完,师父就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“好了,老夫如今也没什麽可交你的 你滚吧”

我赶紧说道:“师傅,我带你出去!”

师父却鄙视的看了我一眼:“就你,哼,你虽然得我几年功力,但具体施展起来却毫无经验可言,初入江湖的菜鸟都比你强,自己施展轻功还不顺,还想带老夫一起折腾不成?”

“这。。。”我低下了头。

“好了,滚吧滚吧,在磨磨蹭蹭,宰了你!”师父脸色突然狠厉起来,“你也别感激我,老夫不欠你什麽,若真想报答我,出去以后就别和他人提我的事,老夫剩下这点日子还想清净清净,知道了吗?”

“徒儿知道了,”我心中歎了口气:“那徒儿就真的走了。”说完我果断后退了几步,跪下磕一个几个头,再缓缓退去。
只是我心中一直隐隐约约藏着一点疑惑。一位素味平生的老人,真的会甘愿牺牲自己吗救别人吗?师父真的这麽好吗?
心裏想着,我又对修炼的“碧玉九劫劲”的所谓隐患担忧起来。按照师傅所说,若是没有“刺激”,只靠自己吸纳吐气,日月积累,这门顶上武学非但发挥不出其真气快速壮大,出手淩冽毒辣的长处,反而可能比其他武学进度稍慢。尤其再于“破劫”之时,若无那“刺激”,将即爲艰难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我心裏想着,按照我拜师前的设想,先骗了师傅传我武功,等到出去后,大不了不练就是了。安安稳稳过日子,模仿穿越的前辈们利用一些现代思维,在这古代武侠世界裏发发财,过过小日子,岂不是妙哉?何必苦戴绿帽子呢。咱可是九年义务教育下的时代新人,这点变通还是有的。。。。。。









第二章

艰难的试了好几次,我气喘吁吁的从洞中爬出来。心裏面一阵泛苦。果然如师傅所说,我空有一身真气,却不知道如何发挥才好,连最基本的轻功都使得不顺畅。
“哎,还是缺乏经验啊。”

“吕哥,吕哥。。。”

一阵焦急的声音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。

“这好像是在叫我?”我想起,我在这个世界还有亲人,有朋友,就这麽消失了好几天,岂不是让人空担心。不过这声音好耳熟,我闭上眼睛稍作回忆,又猛的睁开,“难道。。。”

远处一个少女一边喊着我一边四处查看。有了武功在身后,我的目力好了很多。

“天啊,这是仙女吧!”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。少女肌肤胜雪,双目犹似一泓清水,焦急顾盼之际,又自有一番婉转动人。一拢红群,玄纹云绣,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蝉翼纱,随着走动不停的随风而舞。腰若细柳,肩若削成,俊美绝伦,风姿秀逸。

那少女似乎看到了我,也是一愣,再就带着哭腔小跑了过来。“吕哥,你这几天到底去哪裏了,呜呜。。。。”

*******

“事情大概就是这样。”我不停的说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歇了口气,抿了一口清茶。

“也就是说,你是在山中游玩时不慎跌下悬崖,被困之时,吃下一枚野果才突然有了功力,之后靠轻功回来?”

“回伯父,正是,之后或许是因爲身体不适应,就晕了几天。”我悄咪咪的撇了伯父一眼,生怕这在蓝星穿越小说中烂大街的借口被轻易揭穿。

眼前之人就是我的伯父,或许更準确的说,是我的养父,十年前江湖上着名的神医和顶尖高手,我的青梅竹马未婚妻洛绾晴的父亲洛闵。这位中年人现在两眉紧锁,眼神中含着淡淡的忧虑。两鬓已然斑白,富显老态。

“嗯,我猜,你或许是巧合下吃了传说中的九转赤阳果,这果子是不是红色的?”

“是,是,就是红色。”我心裏却是想着这借口不愧是在各大穿越名着中百世流芳,果然有奇效,嘿嘿。那老魔头的事,最好还是先隐瞒下来。

“唉,没想到竟然能碰到这等奇事,也不知你这小子到底是因祸得福,还是因福得祸啊,”伯父摇了摇头,“好了,晴儿这几天担心你,饭都没吃几顿,还不快去赔罪!”

“是,伯父!”踩着不太熟练的轻功,我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

穿过一片假山,两边是抄手游廊,当中是穿堂,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。转过插屏,小小的三间厅,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。正面五间上房,皆雕梁画栋,两边穿山游廊厢房裏,传来阵阵药香。在往前几步,就是晴儿的房间。
想到晴儿,我的心中泛起片片温暖,前身与晴丫头的回忆猛的钻进我的脑海。
还记得小时候,玩闹时我不小心亲到了她,她哭着要我负责。我和她一起逃出私塾,又一起灰溜溜的挨伯父的闆子。初春,我们一起偷喝新酿的桃花酒;盛夏,我舀一勺冰凉的雪梨汤给她;深秋,她摘下一片红叶,垫着脚贴在我的脸上;寒冬,我们打闹着,嬉戏着堆起雪人。我们渐渐长大,曾经的晴丫头长成了如今的大淑女。竹马恰时遇青梅,相识终爲须眉与朱顔,岂料,多年未改仍欢喜,日久情深甚于海,情更比金坚,相誓至古稀欲伴行休也。。。。。。

回忆就像晴儿塞给我的糖葫芦一般甜蜜,我的嘴角渐渐泛起幸福的笑容,一边悄悄的打开房门。

“咦,晴儿是在睡觉吗?也是,这几天,她都没睡个好觉吧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想悄悄的退出去,不想打扰到宝贝晴儿的休息,突然又想到,自从晴丫头及笄后,我就再也没进过她的闺房。。。。。。

咽了一口口水,我纠结了一下,悄咪咪的往内室走去。

我猛吞了一口口水,这,这就是我的宝贝晴儿吗。尽管已经看过不知多少遍了,但眼前的美景依旧还是让我心裏发颤。

或许因爲是夏天,宝贝晴儿穿的很单薄,身上只盖了一层小小的薄毯,薄蝉翼的霞影纱玫瑰香胸衣从毯子中露了出来,隐约间能看到那一抹傲人的雪白。

双脚露了出来,晶莹剔透的小脚趾随着晴儿的呼吸轻轻起伏,白裏透红的嫩足整洁光滑,我轻轻的靠近,一点异味都没有,甚至还透着一股淡淡的花香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我感觉我的鼻血都要喷了出来。事实上我不是一个恋足的人,在蓝星上,哪怕美女也有脚臭吧。但眼前的一双如艺术品一般的美足却让我浑身充血,真真是翠钗照耀衔云发,玉步逶迤动罗袜,古人诚不欺我也。我小心翼翼的捧起这双脚。。。。。。

“吕哥,你在干什麽呀。”我沈醉在眼前的美足下,却没发现越来越重的呼吸已经把晴儿吵醒了。

“哼,大淫贼。”晴儿挣扎着坐起来,两只脚一收,把全身往小毯子裏一躲。眼前的美景顿时消失不见。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宝贝晴儿,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裏放。

“大色狼,”晴儿的脸红到了耳根,“晴儿还没跟大色狼成亲呢。”动听婉转的声音或许是因爲害羞,小如细蚊。

“嘿嘿,”我挠了挠脑袋,“这不快了吗。”

“哼,爹爹说了,男女授受不亲,你还偷偷摸进晴儿的闺房,还不快出去,被爹爹看到就不好了。”

“嘻嘻,晴儿叫声相公我就出去。”

“你你你,得寸进尺!”眼看着宝贝晴儿的眼眸中渐渐泛起了泪花,我慌了神。

“诶吖吖,宝贝晴儿,娘子乖乖,相公错了。”

听到了我不停的道歉,晴儿止住了泪花,小巧的鼻子一皱:“谁是你娘子,乱说。”语气中却透着淡淡的欣喜,“好啦,快出去吧,晴儿困死了。”

听到这裏我心中又是愧疚泛起,晴儿这几天该多担忧我啊。

“相公,快出去吧。”

“你叫我什麽?”我心肝一颤。

晴儿却是头往后一摆,不再搭理我,这会,害羞的连颈脖子都染上了一层血红。

“嘿嘿嘿嘿。”我感觉胸膛中充满了甜蜜的幸福。欢喜的出去了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x117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xox117.com